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开放电大(文) >>默认分类 >> 共享与共治:开放大学的发展方向
详细内容

共享与共治:开放大学的发展方向

     当今世界正逢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科技迅猛发展,世界各国联系日益紧密,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在2019年终身教育国际研讨会(杭州)上,记者获悉,面对越来越多的挑战,全世界的开放大学都在探索相应的对策,共享与共治正在成为包括开放大学在内的继续教育的发展方向。

2019 年终身教育国际研讨会(杭州)在浙江广播电视大学举行。  
      为探讨开放大学建设和发展中的重要问题,增进国内外交流,凝聚新的共识,共谋开放大学理论与实践的发展,在浙江广播电视大学建校40周年庆祝大会上,2019年终身教育国际研讨会(杭州)在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教工路校区举行。
      研讨会以“新时代开放大学的建设与改革创新”为主题,聚焦国际视野下开放大学面临的挑战,探讨终身教育事业下开放大学的目标定位、办学形态和实现路径,推动开放大学成为具有全面开放属性的大学、成为终身教育体系内的新型大学。
      英联邦学习共同体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阿莎•卡瓦,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陈丽,亚洲开放大学协会主席、 菲律宾开放大学校长梅琳达•班达拉里亚,泰国素可泰开放大学原副校长克里莎娜•隆如瓦尼,国家开放大学原副校长严冰,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校长叶宏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开幕式由浙江广播电视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顾蓓熙主持。研讨会由浙江广播电视大学终身教育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师范大学远程教育研究中心教授、博导张伟远主持。

国际视野下开放大学的挑战与变革路径  

      当今世界正逢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科技迅猛发展,世界各国联系日益紧密,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移民与流离失所、技术、工作性质的改变,以及气候危机对全世界的开放大学提出了变革的要求。“随着越来越多的普通高校进入在线学习空间,开放大学正渐渐失去原有的竞争优势。”英联邦学习共同体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阿莎•卡瓦指出,从外部环境的变化来看,开放大学需要从教育教学体系、灵活性和开放性三个领域进行改革,使之符合当今时代的要求。

 

      美国的一项研究表明,36%的大学毕业生在4年的大学学习中,认知并没有得到明显的提升,接受调查的一半雇主表示很难找到适合的毕业生。“这表明,大学所教的内容与市场需求之间存在严重的脱节。”阿莎•卡瓦指出,开放大学应该更加注重为学习者的升级赋能,培养青年人就业和创业的精神。她强调,无论哪种培训模式,都应当确保学习者在毕业之前具备三种素养,即人文素养、数据素养和技术素养,以帮助他们为将来的发展做好准备。

 

      2015年9月,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在纽约召开,联合国193个成员国在峰会上制定通过了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优质教育”位列第四。亚洲开放大学协会主席、 菲律宾开放大学校长梅琳达•班达拉里亚表示,如果教育工作没有做好,可持续发展的其他目标都会受到影响。
      面对技术的发展、未来行业的需求、非传统培训机构的加入,以及沉重的社会责任,大学应该如何应对?梅琳达•班达拉里亚表示,大学应当不忘初心,将所有人都纳入教育当中,建立面向未来的学位课程,为未来领导者设计相应的课程和教学,帮助学生掌握最新技术,甚至与企业展开合作。“学生的需求是为了满足就业市场的需求,大学应当充分满足学生的需求。”梅琳达•班达拉里亚强调,大学不应仅仅为学生提供一纸证书,还应当培养学生的技能。数字化时代,更有必要为学习者提供在线学习微证书,以满足移动学习者的需求。甚至与政府展开合作,用数字技术支撑开放教育。如此,2030年才有可能实现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实现教育公平。

开放与共治是继续教育的改革方向
      互联网正在推动知识观的改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的《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指出,信息、原理、技能、态度、价值观等,都是知识。加拿大学者乔治•西蒙斯的“联通主义”,则将学习定义为信息网络建立的过程。
      “开放大学、广播电视大学以及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要想办法为学习者广泛的社会联通,构建相应的知识体系和平台。”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陈丽指出,“联通”是新时代教育的本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核心变化就是“联通”。
      互联网与教育的深度融合,将人类的教育从物理空间和社会关系空间,扩大到包括互联网空间在内的三空间。“互联网能将各种智慧传播开来,所以草根的智慧也可以贡献。知识不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它的生产过程是群体智慧汇聚的过程,它在生产的同时就已经开始传播。”陈丽指出,开放与共治是继续教育改革的方向,构建与社会高度融合的开放教育体系是继续教育变革的趋势。继续教育应当构建支持开放学习的环境与机制,对供给侧进行改革,将供给驱动的教育服务转变成消费驱动的教育服务。具体而言,就是要整合社会资源为学习者服务、打造草根满足草根的新型服务模式、认可各类课程学分。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和人口出生率的下降,最终将导致一部分老年人无法得到年轻人的照顾,因此,每个人都需要通过终身学习,帮助自己更好地生活。泰国素可泰开放大学原副校长克里莎娜•隆如瓦尼通过对婴儿潮一代、X一代、Y代和Z代的用网时间分析指出,互联网是进行终身学习的一个重要渠道,每一代人都在通过互联网寻求自己所需的资源,以帮助解决生活中的问题。因此,大学除重视学位课程之外,还可以为人们提供一些短期课程知识、为社区提供学术服务,甚至教授人们怎么样使用新技术来帮助生活和保持健康。她表示,素可泰开放大学就是其中一例。“每所学校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学校与学校之间可以通过共建平台来共享教育资源,帮助学习者获取所需的优质资源。”

中国开放大学体系的建设与反思
      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要“办好开放大学”;2016年,中国教育部进一步深化开放大学发展目标,发布《关于办好开放大学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中国特色开放大学体系初步建成”。2020年在即,《纲要》的最终成果将迎来总结评估。
      “九年多来,经过相关方面的共同努力,确实取得不少重要进展。但这一时期广播电视大学发展的基本脉络,还是开放教育由试点转为常规办学以后的持续和扩展,总体上未见突破性进展,就目前已经取得的阶段性成果来看,恐怕各相关方面都难以满意。”国家开放大学原副校长严冰指出,开放大学体系建设所涉及到的定位、架构、机制、秩序等基本的、关键的问题,甚至包括更名、办学自主权、政府与学校的关系等问题,均未真正得到解决。
      在开放大学体系建设的过程,要不要保留原来的办学系统,始终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严冰强调,在开放大学体系建设过程中,首先,必须从建成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现代教育体系层面,重新认识广播电视大学系统的架构,建设开放大学体系,在温故知新的基础上更要审时度势,警惕长期以来存在的思维定势和路径依赖可能产生的负面思想;其次,要抓住问题,把整个体系建设的过程,作为通过持续推动深化改革、在实践中探索问题解决办法的路径,或者为解决问题创造条件和提供动力的过程。“广播电视大学的系统转型,绝不可能实现华丽转身,开放大学体系建设注定是一场攻坚战和持久战,相关方面都要继续努力。”严冰如是说。
      浙江省的教育近年来走到了中国各省前列。截至2018年年底,浙江省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60.12%,高中段教育毛入学率达97.3%,义务教育入学率达99.99%,学龄儿童入园率达到97.8%,各阶段教育水平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校长叶宏指出,尽管浙江省的社会教育走在全国前列,但与传统学校教育相比,对社会教育的重视相对不够,且各类教育融合不够,尚未真正建立起不同类型教育之间的立交桥,浙江电大今后的工作将会着力于此。
      浙江电大根据社会需求、教育发展的阶段、体系发展的实际,以及在搞清体系建设是什么、做什么、怎么做的基础上,确立了“打造事业共同体和综合型终身学习体系”的目标。叶宏指出,浙江电大通过强化人才培养、社会服务、科学研究和文化传承四大职能,推进浙江开放大学体系“七个一体化”,即一体化建立制度框架、一体化培养师资队伍、一体化建设专业与课程、一体化创设学习环境、一体化开发学习资源、一体化构建学分银行、一体化健全质量保障建设,最大程度满足浙江城乡居民多样化、个性化的学习需求,推动学习型社会建设。

来源:《在线学习》杂志2019年12月(月刊)/ 总55期(12月30 日出版)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8115155095
- 客服一
- 客服二
- 客服三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技术支持: 苏网科技 | 管理登录